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
动漫电影可以如何“讲中国故事”?(3)
发布时间:2017-12-07 13:14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构建一种真正富有民族性的话语及其表达方式的意图,其困难之处在动漫主创人员对于特属于“当下中国”这一特定时空关系所彰显的精神缺乏一种理解能力,甚至缺乏追问这一精神究竟为何的勇气。当下中国所蕴含的精神,不仅意味着它是中国的,同时更是意味着它包含着对“当下”这个时间节点的反思和批判。1988年,上海美术制片厂制作了一部唯美的中国水墨动画片《山水情》,其意境与画风都带有极为纯正的中国特色,在业内获得极高的口碑,但观众却对其所知甚少。这不仅因为它过于抽象化的表达方式——全片没有一句台词——而更在于它用唯美的水墨画面所刻画出的仅仅是一个空间中的中国,而没有时间(即当下)的中国。它所讲述的故事如同一幅古画立在观者的面前,可欣赏,却缺乏感同身受的触动。由此可见,对于中国动漫而言,去建构民族性话语及其表达方式,这两条道路都是走不通的:借助于西方人的审美旨趣讲述中国故事,这只能让中国故事仅仅沦为可置换的中国元素;仅用传统中国的方式讲述传统中国的故事,完全无视中国现代性发展与传统之间的断裂,没有对其间所生存的人有切实的关怀,那么最终也将不过是让中国的动漫电影变成为仅供博物馆陈列的古董。

 

  《大护法》与新的民族性建构尝试

 

  面对这一困境,我们尝试走出第三条道路,回归到对于当下中国之精神的理解抑或追问当中去。在某种意义上,这种理解与追问是没有答案的。我们并不能给出中国的民族性话语及其表达方式究竟包含着那些方面,因为它正有待我们的创造,这一创造首先意味着要从既有的全球化话语语境(对于动漫电影而言,这一话语以美国式话语与日本式话语为主导)当中溢出,成为一个哲学情景,一个例外。换言之,真正的、富有影响力的话语结构的建构同时必然带有着先天的民族性。其次,从这一故事架构当中应能透露出对于当下人们生存状态的反思和追问。最终,其故事的形象设定,应是建基于综合性地融合不同的中国元素之上而进行的一种新的创造,而非抽象化诸要素的集合,就像《功夫熊猫》中将包子、功夫、熊猫所进行的简单相加那样。

 

  就此而言,2017年由不思凡原创的动漫电影《大护法》成为一种典范,彰显了一种中国动漫电影的民族性话语及其表达方式之建构的可能性。

 

  这是中国动漫电影史上第一次自觉强调分级的动漫电影。它宣告了中国动漫电影自觉的成人化取向。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那样,如果动漫电影试图担当其艺术性与思想性的责任,成人化的取向是其必经之路。而《大护法》的成人性并不仅仅在于它为数不多的情色镜头与大量的血腥屠杀,更直接地表现为由故事中诸多隐喻所构筑的对当下时代的反思和批判。隐喻的表达方式所必然具有的敞开性阐释空间,使其成为构筑一整套独特的话语结构成为可能。因为在这个空间中,表达者(即语言)与被表达者(现实故事本身)都不过是这个结构中的一种可能性,而隐喻让这种显现的可能性仅仅表现为诸多可能性之一。于是,可说的、已说的与未说的都以隐喻的方式得到了丰富的内涵。它所构筑出的些许思想,有可能成为当下中国较为独特的一种话语结构及其表达方式。我将从以下三个隐喻入手,分析其所敞开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