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再现二维手绘动画宁静之美
发布时间:2017-07-12 11:06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原标题:再现二维手绘动画宁静之美

再现二维手绘动画宁静之美

  爱尔兰动画片《海洋之歌》通过传统手绘承载了浓浓的民族风情,动画用图案化、平面化的装饰艺术风格以及简洁的几何造型对爱尔兰的美术风格进行了精致展示。图为该片剧照。

  手绘动画《挚爱梵高》获得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动画片奖,评选时,来自中国、美国与日本的三位导演几乎异口同声说出了这个名字。

  幕后还有这样一个细节:超爱《挚爱梵高》的日本评委小林准治,生怕由于近年手绘二维动画在美国与中国并不流行,而让《挚爱梵高》不能得到其他两位评委的青睐,便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写下了好多条说服“同事”的理由。只是这一次,他多虑了,精致的油画技艺、独特的艺术风格以及动人心弦的故事,让这部“动起来的油画”成功跨越了国界与文化的隔阂,赢得专家和广大影迷的一致热爱。

  不光是《挚爱梵高》,在电影节期间《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两部被“秒杀”的动画片,也都是个人风格强烈,艺术性极佳的手绘动画。在动画生产模式愈发工业化,三维、CG动画以逼真的质感与大场面振奋观众感官的当下,这一帧一帧都是图画的手绘动画,依然葆有不可替代的艺术魅力,甚至成为日本、欧洲动画与美国动漫拉开差距的形式特色。

  其实,中国观众对二维手绘充满了亲切感,这一帧一帧的坚持与匠心也曾是中国动画步入“黄金时代”的阶梯,但如今那份传统与手艺却面临着搁浅的危机。

  看似与商业逻辑格格不入,却赋予动画艺术更多魅力

  动画片《挚爱梵高》用“罗生门”式的结构探寻着梵高留给后世的死亡之谜,充满了悬念与张力,与之同样精彩的是隐藏在动画片背后的创作故事。为了走进这个孤独天才的内心,核心主创团队大约花了两年时间做资料调查研究。动画筹备阶段还做了各种技术手段测试,才最终选择了手绘油画———让动画表现出一种梵高作品中的“流动性”特质,用梵高自己的风格表达他的故事,无疑是最好的致敬。为了让油画动起来讲故事,导演从世界各地集结了125名专业画家,两年多的时间里,这“百人团”在专门搭建的工作棚里一共手绘了约六万幅油画。

  艺术血液浇灌出的极致体验让这部动画片在评委心中脱颖而出。“逐帧手绘需要大量的时间成本与精力投入,但这种与工业化流水线式生产背道而驰的传统工艺,更易让作品焕发强烈而又丰沛的艺术肌理。”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片单元评委袁梅说,让自己感动的除了梵高的故事,还有动画人对自己的事业与涉猎题材的极致热爱。

  在三维动画席卷动漫市场的当下,不少日本与欧洲动画依然坚守着与“重效率、拼速度”的商业逻辑看似格格不入的传统手绘。这样的坚持让它们与强势的美国动漫拉开了差距,亦充分展现了民族风物、传统工艺之美。几年前,由日本动画人高畑勋执导的手绘动画 《辉夜姬物语》就用清丽委婉的日本美学风格惊艳影迷。这部耗时长达8年,投资50亿日元的作品采用了淡彩风格的背景绘制,并刻意保留了铅笔底稿的绘制痕迹,让每一格画面都充满了文人画的美学逸趣。与《辉夜姬物语》 差不多同时期推出的爱尔兰动画片 《海洋之歌》同样通过传统手绘承载了浓浓的民族风情,动画用图案化、平面化的装饰艺术风格以及简洁的几何造型对爱尔兰的美术风格进行了精致展示。可以说,传统手绘让东西方文化殊途同归。

  去哪里找那么多合格的传统“手艺人”

  曾经,中国动画片也是凭借每一帧都是手绘的传统二维动画,成为全球动画人瞩目与艳羡的艺术焦点。可惜的是,这样的“黄金时代”没有随着科技的发展得到延续,反而给人一种“回不去”的感觉———追求工艺纯度与传统元素的作品越来越少,手绘动画中那份对艺术高度与技艺火候的追求似乎正在搁浅。

  “个人还是偏爱二维传统手绘动画,动画还是要保持一种手艺人的状态。但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三维或是CG的广泛运用,也催生出《疯狂动物城》《头脑特工队》《冰雪奇缘》等好作品。动画作为一种艺术形态,应该要呈现一种多元的方式,只是这种传统的手绘人才越来越稀缺了。”袁梅说出了这样一个困扰中国动画产业的问题———我们要去哪里找那么多合格的传统“手艺人”。2005年,袁梅曾推出过一部二维手绘短片,业界反响颇佳,甚至得了不少奖,她想在此基础上顺势再推一部长篇动画电影。到了操作层面,却发现怎么也凑不齐一支足以完成动画电影工作量的传统手绘师队伍,最终只能割爱以三维动画的形式完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