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动漫社区 >
二次元世界里,A站这座山隐约有了荒凉的痕迹(2)
发布时间:2018-01-11 13:23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量:

  2010年,Xilin以400万元的价格将A站打包出售,网传其在长沙实现了买房买车梦想。此后,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不过这场交易中的实际买家是陈少杰,时任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

  然而这位新来的东家并未将精力放在深耕二次元内容上。由于彼时的边锋借着桌游“三国杀”在市场中混得风生水起,陈少杰决定以A站旗下的Acfun生放送为平台,导入流量押宝游戏视频直播赛道,这也是斗鱼直播的前身。

  事实上,A站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2014年1月1日,陈少杰带走了斗鱼直播,并将A站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

  从此,A站开始经历频繁的资本变动和管理层动荡,而依赖着A站实现用户原始积累的斗鱼直播则迅速发展,如今已是估值超过100亿的独角兽公司,稳居国内直播平台第一梯队。

▲A站管理层持续动荡。

▲A站管理层持续动荡。

  2014年4月,奥飞娱乐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以个人名义投资A站,成为另一大股东。在老将赛门因观念不和离开后,同年12月,奥飞人员空降A站管理层,而原来的管理人员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但A站“高层地震”的噩梦仍在继续。2015年8月,“希望读懂年轻人”的合一集团斥资5000万美元换得A站18%股权,并带来了A站新一轮的管理层洗牌:对于二次元、产品、技术一概不通的富二代杨鑫淼“下课”,孙旻出任CEO,刘炎焱为总编辑,张侠则是产品副总裁。其中,人称五火的刘炎焱是原《动漫贩》主编,lo娘张侠人称翅膀,二者皆为二次元圈子中的风云人物。

  在上述三人的领导下,A站的DAU(即日活用户)提升了五倍。对此,一位行业人士评价说,“其实这是A站最有希望的时候,既拿了融资,又搭建起了团队。”然而下一波换帅很快就来了。

  2016年1月,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A站,进入董事会。上任仅半年的孙旻被撤换,杨鑫淼的发小莫然成为新CEO,拉开了管理层及核心团队大清洗的序幕。6个月后,A站管理层再次换血,莫然辞职,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首席战略官李斌担任董事长。

▲A站实际控制人蔡东青。

▲A站实际控制人蔡东青。

  成立10年6次易主,在新老管理层以及资本剪不断理还乱的博弈中,A站逐渐成了一个“后爹后妈”的孩子,与创始团队至今仍坚守不离、掌握发展方向的B站形成鲜明对比。

  “A站一批真心热爱二次元文化的管理者离开,而新上任的领导层在资本的推动下急于套现,不仅无力深耕内容,连视频网站最根本的牌照问题也没解决。”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向记者吐槽A站以往剧烈的人事波动。

  背靠大树好乘凉?

  如今,A站被传第7次易主,卖身阿里巴巴。

  12月20日,据《财经》报道,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参与创办的云锋基金正在与A站洽谈新一轮融资重组,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入股超过20%.如此一来,合一集团与云锋基金在A站所占股份一共将超过50%,阿里巴巴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

  据知情人士对《财经》分析,阿里巴巴最主要是看中A站的年轻人用户与二次元社区功能。目前,在阿里巴巴大文娱体系布局中,几乎没有社区类产品,这类产品的优势在于能够沉淀粘性非常强的用户。

  传言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有人唱衰称“阿里自己的大文娱一塌糊涂,现在的A站都经不起一点折腾了”;也有业内人士看好二者的结合,背靠财力雄厚的阿里巴巴,A站有望解决至今“裸奔上阵”的无牌照问题,这直接关系到其能否存活于世、与B站决一高下。

  与B站不同,A站并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据腾讯科技报道,自2015年起,A站便频繁收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发出的行政处罚书。今年9月,A站再次因此问题接到4起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万元,同时被要求整改。这最终导致2017年以来A站因牌照问题被广电下架大批视听节目。

  此外,上述人士猜测,依靠阿里巴巴,A站未来可以打通“线上、线下”渠道,推进进程缓慢的商业变现道路。